首頁 > 文旅 > 文化新聞 > 正文
開封一渠六河心上流
2020年4月30日,讓幾代開封人夢寐以求的黃河水,沿干渠,過龍首,經開封西湖,從“一渠六河”,潺潺流淌,清澈見底,流進古城開封。這養育了開封人民的黃河水,世世代代,祖祖輩輩,流過魏國的大梁,流過宋朝的東京,流過今世的開封,一直流到550萬開封人民的心上!
開封一渠六河心上流
來源:開封網-開封日報 作者:劉海潮 任崇喜 張仲鵬 趙國棟 發布時間:2021-01-26 14:28:54

downLoad-20200609165158

【序】通水通心

千年古都,萬里黃河!

2020年4月30日,讓幾代開封人夢寐以求的黃河水,沿干渠,過龍首,經開封西湖,從“一渠六河”,潺潺流淌,清澈見底,流進古城開封。這養育了開封人民的黃河水,世世代代,祖祖輩輩,流過魏國的大梁,流過宋朝的東京,流過今世的開封,一直流到550萬開封人民的心上!

幾天前,“通水啦,通清水啦,‘一渠六河’全線要通清水啦!”消息不脛而走,傳遍古城開封。

家住星云社區的退伍軍人于濤,這天4時許就起床,專門跑到西護城河與東京大道交匯處的水閘附近等著、盼著。等著河水潺潺,盼著水到渠成! 

不到6時,宋都古城護城河兩岸、橋頭,人們早已不約而同地聚集起來,都想要一睹水頭的風采。 

6時許,水閘緩緩啟動,清水奔涌而來。“水來啦!水來啦!”西護城河東岸一名須發皆白的老者突然喊起來,眾人沿著河岸跟著水頭奔跑…… 

水頭的到來,讓群眾感到異常興奮:“快看,水來啦,水來啦,黃河水來啦!”“家門口的護城河有清水啦,小時候的清水又回來啦!”…… 

180萬立方米的優質黃河水,一路歡騰奔流,通過北護城河(澗水河)繞古城分別流向東護城河、西護城河、南護城河、利汴河,匯入惠濟河,河道平均水深2.53米左右。 

水繞城墻、城墻映水,古老的城垣,清澈的河水,厚重的歷史,歷久彌新,古韻生香。 

城因水而美,水因城而活。 

“一渠六河”,即宋都古城護城河(一渠六河)連通綜合治理工程,總投資37.5億元,是開封迄今最大的單體民生工程,包括西干渠、東護城河、西護城河、南護城河、北護城河(澗水河)、利汴河和惠濟河,總治理長度28.6公里。 

它是開封市水系總體規劃與“十湖連通”工程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黑臭水體治理”“百城提質”和“城市雙修”的重點工程,也是2018年我國黑臭水體治理第一批重點城市示范項目實施以來,首個全面投入使用并對市民開放的工程。 

通水后接連幾天,河道附近的共享單車明顯減少,騎著單車沿“一渠六河”轉轉成為開封人的時尚。 

“‘一渠六河’的貫通,再現‘一城宋韻半城水’的如畫美景,開封湖河牽手、綠水繞城,魅力盡顯。從此,開封百姓又多個網紅打卡處、休閑娛樂地。”剛剛獲得“中國開封第一屆鄉村振興散文詩大賽”一等獎的山西詩人張琳由衷地贊嘆道。 

這發自肺腑的聲音,既是詩人的渴盼,也是對開封的贊許。 

從2017年6月征收啟動算起,“一渠六河”的建設歷時3年多。在開封市委、市政府的堅強領導下,“一渠六河”的建設者著力破解融資難、征收難、治污難和施工難。工程指揮部、各級黨員干部和廣大建設者付出了艱辛努力,最終交出讓人民滿意、世人矚目、載入史冊的答卷。 

“目前,工程已進入完工驗收階段。我們一定堅持標準、完善提升,按照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重大戰略的要求,把宋都古城護城河(一渠六河)連通綜合治理工程建設成為黃河為民造福的幸福工程、四水同治的惠民工程、古城保護的文化傳承工程和黨建引領的文明提升工程。”開封市委副書記、一渠六河工程指揮部指揮長秦保強接受采訪時如是說。 

“俺在這兒住了40多年,親眼看到河水從透亮到變黑發臭,到現在又清澈起來,這中間的喜怒哀樂一言難盡。”儀表廠社區居民張新安說。 

這簡短的話語里,濃縮著這座城市幾十年間環境更迭變遷的歷程。“一渠六河”工程的建設,一泓清水入城來,真正開啟開封城的水上繁華,使一座“北方水城”浴火重生。 

downLoad-20200603113517

【一】水城涅槃

“一渠六河”工程建設的意義是全方位的,它給這座千年古城帶來的是質的巨大變化、韻的嶄新提升,使得自古就有“北方水城”之稱的開封脫胎換骨、涅槃重生。 

“‘一渠六河’引黃河水入汴,昔日曾給開封人民帶來無數災難的黃河水正在變為幸福水。槳聲燈影中游河,你會發現在燈光的映襯下,開封夜景多幾分浪漫、多幾分嫵媚。一城宋韻半城水,古色古香的古都開封,正在吸引越來越多的游客……” 

2020年5月2日,開封“一渠六河”連通綜合治理工程首登央視《新聞聯播》,展現在全國人民面前,讓世人為之驚嘆。6月1日,央視《晚間新聞》報道黑臭水體治理城市示范項目河南開封“一渠六河”連通綜合治理工程,面向市民開放。6月8日,央視《新聞聯播》再次播發《我國首個黑臭水體治理城市項目投入使用》,持續關注河南開封“一渠六河”。 

9月28日上午,央視特別節目《直播黃河》節目組走近“一渠六河”,用鏡頭聚焦開封,講好黃河故事,傳承黃河文化。新華社、光明日報、經濟日報、中國青年報等中央媒體密集報道開封市“一渠六河”工程建設中的經驗和做法,講述建設過程中的精彩故事。 

“為古都開封驕傲,希望家鄉越來越好!”“大美開封,大愛開封,大韻開封!”“俯瞰今日開封,以古聞名,以新出彩”……節目和報道在廣大干部群眾中引發強烈反響。 

為什么一個水利工程能夠引起這么大的反響? 

水,是開封的靈魂。撥開歷史的漣漪,渺渺碧波間,悠悠綠水處,一個又一個輝煌與傳奇,流淌著文人墨客的吟唱,鮮活著青史的記憶。 

“曾觀大海難為水,除卻梁園總是村。” 

開封,興也黃河,衰也黃河。滔滔黃河,亙古奔騰。悠悠五千年中華文明,鑄就了八朝古都之魂。開封與黃河,源遠流長。溫軟纏綿時,匯聚靈動,氤氳吉祥;波濤洶涌時,萬物未離的渾黃河水,孕育徹心透骨的痛楚…… 

在漫漫的歷史長河中,開封多次依水建城、數度因水興衰。歷史上開封數次被黃河水淹沒,“城摞城”的奇特景觀由此而來。“開封城,城摞城,地下埋有幾座城”“開封城摞城,龍亭宮摞宮,潘楊湖底深藏幾座宮”……開封民間祖祖輩輩流傳的順口溜里,隱藏著驚天的秘密,其背后是開封人民痛苦的記憶。 

歷經千年,開封東護城河和西護城河南段從唐代延續至今,南護城河從金代延續至今,北護城河消失,西護城河自大梁門以北只留下一條小河溝,水質差、水量小,成為市民傾倒垃圾、排放污水的臭水渠。 

“以前黃汴河(西護城河北段)水質黑臭,垃圾漂浮,天一熱就有氣味,人都繞著走,河道邊雜草叢生、垃圾成堆。”在黃汴河附近居住幾十年的魏淑華深有感觸,這條“醬油河”令周邊居民頭痛萬分。 

“這條護城河叫起來是河,實際上就是一條臭水溝。平時溝里的水既黑又臭,一下大雨,大量生活垃圾漂過來,看著煩心、聞著惡心。即使炎炎夏日,家里也不敢開窗戶。”家住南護城河畔的丁喜梅說。 

“一渠六河”的河道,占開封市十大黑臭水體的一多半,長期以來“有河無岸、有水皆死”。因河道年久失修,污泥淤積,水是黑的,味是臭的。城墻、河邊雜草叢生,垃圾星星點點散布其中,蚊蠅成群結隊,群眾戲稱其為“龍須溝”。 

“一渠六河”岸邊房屋破舊,參差錯落,密密匝匝,擁擠不堪。有的人家甚至三代人擠在20平方米的老房子里,夏天熱、冬天冷。 

這種狀況,與八朝古都的歷史格格不入,與文化名城的地位格格不入,更與開封的發展格格不入。 

開封古都,城墻與護城河,相戀相依,相偎相伴;相互依存,缺一不可。 

“以古聞名”的開封,堅定文化自信,致力于做好宋都古城保護與修繕大文章,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以新出彩。 

開封以全域規劃帶動全域保護、推進全域經營、強化全域管理、實現全域旅游,自1994年開始,對古城墻進行整修,先后投入20億元,相繼實施十期城墻維修保護和周邊環境整治工程。 

與此同時,親水近水的開封人,鍥而不舍地將“水文章”做得氣勢如虹。于是,“十湖連通”工程應運而生,即把老城區的龍亭湖、包公湖、鐵塔湖、西北湖、陽光湖與新區的開封西湖、中意湖、黑池、柳池、運糧湖通過水系工程建設有機連接起來,引來活水、治理污染、打造景觀,做好“以水潤城”這篇大文章。 

“治理‘一渠六河’,就是造福子孫、造福未來。”這是所有參與“一渠六河”工程建設者的共識。2017年8月15日,意在補齊生態民生短板、讓碧水藍天扮亮美麗開封的“一渠六河”綜合治理工程開工建設。經過3年多的建設,通過河道治理、截污納管、護岸設施建設改造等,協調配置水資源,實現全線通清水,“一渠六河”已成為八朝古都開封藍綠交織、水城共融的新名片。 

“一渠六河”工程的實施,不但實現了清水繞城,還為下游40萬畝農田灌溉、100多萬畝農田補源提供了充足的水源,黃河水滋潤著開封大地,踐行了習近平總書記“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的偉大號召。 

開封原市長級干部張家順說,“一渠六河”工程建設完成,不僅改變了自然生態,也改變了社會生態,老百姓有了休閑的地方,宋詞歌舞、大地書法,太極劍舞,牽手散步,自由自在,無拘無束,樂在其中……老百姓獲得感、幸福感增強,感覺身份也有所改變,在緊張的工作中享受到了生活的愉悅。 

水臥城邊,人間美景綺麗;水居城中,新老建筑依水而立;水穿城過,靜影疊翠流金。一城煙雨,一渠畫意;輕風拂過,畫簾盡卷。“一渠六河”工程,通過環、點、線、面,實現了開封環城水系的華麗變身。一條熠熠生輝的“珍珠鏈”正環繞這座歷史厚重的古城,日益發出璀璨的光芒。 

在古城開封這一歷史性的變化中,站在最前面的是共產黨員;在一個個熱火朝天的建設現場,高高飄揚的是鮮紅的黨旗。 

開封市委常委、組織部部長劉漢征說,“一渠六河”突出“還河于民、利民、便民、惠民”的主題,已成為黨建引領、提升文明素養的陣地。這些創造者和建設者,始終與人民心心相印、與人民同甘共苦、與人民團結奮斗,夙夜在公,勤勉工作,向歷史、向人民交出合格的答卷。 

雨打行舟分外艱,最是風雨見初心。一渠六河工程指揮部始終把黨性教育放在突出位置,不斷提升黨員的戰斗力。副總經理、總工馬仁杰年近七旬,老當益壯,欲與年輕人比高下。副總經理劉曉克、董楠,總經理助理張耀民,工程部部長金榮芝、財務部部長葉青、質檢部部長孫占勝、綜合部部長陳金山等人,工作不分白天、黑夜,長期不能陪伴家人,甚至和家人坐在一起安靜地吃頓晚飯都成了奢侈。有一次中秋節好不容易放假半天,孫占勝在岳母的生日宴會上還沒待上兩個小時,因為急事又匆忙趕回工地。 

為更好推進“一渠六河”沿岸房屋征收工作高效進行,各市轄區工程指揮部都成立臨時黨支部,黨員們帶頭發揮模范作用。他們佩戴黨徽,亮明身份,挨家挨戶登門拜訪,與被征收戶熟絡感情,拉近距離。通過“黨建+征收”模式,充分發揮黨組織和黨員在這項工作的“紅色引擎”作用,立說立行、敢抓敢管、善做善成。 

一渠六河工程指揮部、建設管理有限公司、中鐵二十局等建設者,積極推行“黨建+工程”“黨建+業務”“黨建+督導”等黨建新模式,在項目現場建立臨時黨支部,發揮黨支部戰斗堡壘作用和黨員先鋒模范作用,以一流黨建引領一流建設,把黨的政治優勢和組織優勢,轉化為引領推進工程進度和質量安全的強大動力。 

正是發揮黨建引領作用,才能眾志成城,定方向、攻難關、控質量、保安全,組織千人會戰,保障工程建設任務按照節點順利完成。 

2019年7月底,南護城河舊污水管道在皮革廠橋附近突然崩裂,涌出來的污水直排河道。指揮部組織黨員先鋒隊和青年突擊隊,周建偉帶領工人1000多人次,連續奮戰120多個小時,滿負荷工作,終于堵住管道漏洞,避免了更大的污染衍生災害,受到開封市委、市政府和工程指揮部的表揚。 

葛洲壩項目部副經理、共產黨員王根峰,老家在杞縣沙沃鄉。那段時間,為了趕工期,他給留守人員下個死命令:我和大家一起都不回家。他天天來回跑,指揮現場作業,每天只睡四五個小時,體重減了20多斤。有一次,滿身疲憊的他從自行車上栽下來,滿臉是血。簡單處理后,他又回到建設工地。項目部副經理易明積勞成疾,腰椎間盤突出,為加快工程進度,仍趴在沙發上看圖紙指揮。 

負責東護城河項目的技術人員柴更仵,妻子李苗原是河南內鄉一名公辦教師,為了他的事業,也為了愛情,甘愿辭職來工地做一名沒有編制的資料員,即便這樣,他們常常一周也見不上一面…… 

負責西護城河北段施工的,是廣東水電二局。該項目黨支部書記經理賴連洲是廣東韶關人,3個月才能回家一次,而且往往是借開會或者回公司匯報之機。副總經理張國亮是民權人,來開封時孩子剛剛出生,現在孩子都上幼兒園了。兩年來回家不超過10次。他們說,對家庭愧疚太多,對父母沒有盡孝,對孩子沒有盡教,也沒有幫愛人分擔家庭責任。“不過,看到開封城市在我們的手里變美,看到開封人民幸福地生活著,我心里的成就感還是滿滿的。”已過知天命之年的賴連洲說。 

勠力同心鑄造群眾福祉,焚膏繼晷銘刻為民之情。一個個感人至深的故事,一幕幕平凡之景,一絲絲愛民之情,一片片為民之意,被他們用汗水和努力刻畫出來。 

在“一渠六河”黨群服務驛站(幸福里站),工作人員正在市委組織部的指導下,全力打造開封第一書記扶貧成果展銷中心。這個中心大約1500平方米,展出的農產品琳瑯滿目,有開封菊花、杜良大米、杞縣大蒜、蘭考紅薯、通許菊花、尉氏蒲公英、賈魯河鴨蛋等來自開封市、縣、區的農特產品有200多個品種,可謂“亂糧漸欲迷人眼”。 

“一座理想的宜居之城,應該是讓來的人不想走、走的人想回來。”河南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閻現章退休后,每天都喜歡徜徉在環城公園,漫步在“一渠六河”。看到往日凌亂不堪的荒草叢和棚戶區變成景觀小品,保持歷史風貌的城墻夯土護坡散發出厚重的歷史氣息,他覺得怡然自得、幸福滿滿。 

“對‘一渠六河’,千言萬語涌在一起,我一時不知該怎么說好。我想簡單說3句話,十分幸福,萬分感謝,更加滿懷期待。相信很多開封市民跟我的感覺一樣。”河南省四建公司退休干部陳付民含著眼淚說。 

“一渠六河”使得開封“北方水城”的盛世繁華重現,得益于開封市委、市政府恪守“人民至上”的宗旨,得益于決策者的敢于擔當,得益于全市人民的共同努力,讓“還河于民”的愿景觸手可及。 

“老百姓越歡迎,證明他們對改善生活環境的愿望越迫切。”一渠六河工程指揮部負責同志表示,“我們的目的就是要還河于民、造福于民,讓環境更美好,讓城市更宜居,讓百姓更滿意。” 

downLoad-20200609164721

【二】還河于民 

2019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河南發出“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的偉大號召,將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擺在事關全局的重要位置。 

“習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為沿黃地區做好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各項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答好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這份答卷,是開封千載難逢的機遇。”時任開封市委書記侯紅說。 

“一渠六河”工程,自謀劃、決策到籌備、征收、建設,再至高效能管護、養護,“還河于民”的主題貫徹始終,處處體現著人民至上的宗旨。 

這一點,從規劃設計的理念上得到證實。 

一條環城濱水綠道,以綠為骨,彰顯城市形象:環城風光環,美化城市環境;文化展示環,串聯護城河各景點;休閑生活環,方便市民環城健身休閑;濱河交通環,解決沿河市民出行問題;商旅經濟環,發展水岸經濟,滿足旅游各項需求。 

五大濱河公園,以人為本,多元宜居空間:打造“大梁花街”(西護城河)“南熏百泉”(南護城河)“水門流霞”(東護城河)“曹門望春”(東護城河)“文城古韻”(北護城河)五處宜游宜賞的濱河公園,為城市居民提供多元功能活動空間。 

設計方由中國城市建設研究院與黃委會設計院“強強聯合”,借鑒西安、北京、紹興護城河的特點和成功點,確定了工程功能定位及規劃目標:形象——彰顯風貌,形成環古城亮麗風景帶;民生——服務百姓,形成城市景觀河道;經濟——串聯發展,提升周邊土地價值; 生態——綠化美化,打造沿河生態綠環;安全——保障水利,維護城市水安全。 

同時,結合“有城有河、雙環抱城”的格局,再現開封歷史上“水中有城,城中有水”的“北方水城”盛景,打造國內護城河的典范。 

開封市委書記高建軍在開封市水利局調研黑臭水體治理時強調,開封被譽為“北方水城”,如今面臨一系列重大戰略機遇,做好水文章大有可為。想做出特色做出亮點,就必須牢牢守住環境保護底線,標本兼治推進水生態環境綜合治理。 

因緣際會,和者同心。這樣完美的結合,成就“一渠六河”的總體畫卷。“一渠六河”工程完工后,“死水變活、污水變清、岸綠景美”,與千年古城墻交相輝映,同道路、綠帶、廊道、城墻一起,形成“五環抱城”形態,真正實現還河于民、還岸線于民、還綠于民、還景于民,成為“城市玉項鏈和發展金名片”。如今綠樹成蔭、花團錦簇的古城體育公園里,前來晨練的人絡繹不絕,眾多健身項目讓人目不暇接。 

順河回族區委原書記陳廣西說,“順河順河,有河就順”,“一渠六河”還河于民,滿足了大家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值得“理直氣壯、挺直腰桿說”。 

省政協委員、開封文化藝術職業學院教授朱鋒說:“不忘初心,方得始終。還河于民,還的是初心和使命。一個‘還’字呈現出萬千氣象,一個‘還’字折射出莊嚴承諾,一個’還’字表達出責任擔當。” 

治水先治污。根據開封市委、市政府“標本兼治,原則上對污水進河實行零容忍”的要求,“一渠六河”工程堅持黑臭水體整治與排污口整治相結合、河道綜合治理與專項工程治理相結合、工程措施與技術性措施相結合,采取多種改造方式,全面推進。 

開封市水利局黨組書記、局長陳新說,按照習總書記的十六字治水方針,“一渠六河”工程作為四水同治的示范工程,探出了一條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新路子。 

開封“一渠六河”工程水岸同治,不僅消除黑臭水體,而且打造出路暢、岸綠、景美的景觀帶,營造了群眾直達水邊、與水親近,“人在河上走”的親水意境。曾經的臭水溝,變成躍動在城市版圖上的一條環形景觀帶,綠意醉人,水意潤人。 

2020年春日的一天,春寒料峭。一位沒有留下姓名的老太太,因為施工道路泥濘摔傷腿。聽說市領導到工地視察,她一瘸一拐地走近市領導說:“我不是來反映問題的,也不是要訛人。俺雖然因為這路摔傷腿,但俺知道你們是在修橋補路,為老百姓造福。俺沒有啥要求,只想著你們能夠早點修好。” 

這一席話,讓周圍不約而同地響起掌聲。 

這掌聲,是群眾的理解和支持;這掌聲,是干部的信心和決心;這掌聲,呼喚著開封的未來與希望! 

“開封著力推進水資源節約集約利用,還河于民,造福于民,寫出了一篇出彩的‘水文章’。”華北水利水電大學黨委書記、教授、博士生導師王清義說。 

開封市自然資源規劃局局長陳泗更是對未來充滿憧憬:工程完工后,以“15分鐘生活圈”計算,覆蓋面積約38平方公里,惠及居民約50萬人;從經濟效益看,預計每年能增加800萬人次來開封旅游,帶來4億元消費,解決2萬多人就業,增加1.6億元以上的財政收入。 

打開傳世長卷《清明上河圖》可以看到,汴河風光占據畫卷長度的2/5,足見開封作為“北方水城”的恢宏氣韻。 

意大利人馬可·波羅在《東方見聞錄》中寫道:汴河直通運河,北連通州、南通杭州,城內六條水系,和我的故鄉威尼斯何其相似! 

“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而今,盛景可期,新《清明上河圖》的繁華盛景款款走來…… 

事不經過不知難!在“一渠六河”工程建設過程中,開封市委、市人大常委會、市政府、市政協等四大班子領導,指揮者、督導者和全體建設者,一路披荊斬棘、滾石上山,逐一破解征收、治污、施工、融資四大難題,才使“一渠六河”由昔日的“臟亂差”變成今天的“美如畫”。 

downLoad-20200609165132

【三】事豈避難

其作始也簡,其將畢也必巨。“一渠六河”工程建設面臨重重險隘,融資、征收、治污、施工,每個篇章都考驗著指揮者、督導者和全體建設者的意志和毅力。 

河匯百流,九曲不回。北臨滔滔黃河的開封城,歷經多重災難和多次重生,鑄就出開封人不畏艱險的壯志豪情和百折不撓的精神。 

志不求易,事不避難。黃河之所以能沖開絕壁奪隘而出,是因其積聚起千里奔涌、萬壑歸流的洪荒偉力。把困難當作墊腳石,把干勁當作催征鼓,開封的干部職工在這場大仗、硬仗、苦仗中,打了一個大勝仗! 

“一渠六河”工程總投資37.5億元,是開封市單體工程投資額最大者,史無前例。錢從哪里來?在開封市財力有限的情況下,拓寬融資渠道、破解資金難題、打破融資瓶頸,全力以赴推進這一重大項目建設,成為全市上下的共識。 

應對得當,挑戰可以變成機遇;畏首畏尾、徘徊猶豫,機遇會變成挑戰。當時,國家有關PPP項目政策正在調整、規范。開封市政府成立專門的PPP領導小組,通過任務分解,將相關工作責任落實到具體單位,協調各成員單位高效協作,搶抓新的發展機遇、搶抓時間進度,抓實抓牢了社會資本和金融資本支持這一重大項目工作的“法寶”。 

開封水投公司與市政府簽訂PPP模式合作協議后,在短短的兩個月里,先后與農業銀行、國家開發銀行等十幾家銀行對接,咨詢政策、準備材料、跟蹤討論。時任PPP項目辦主任劉福啟、水投公司董事長吳現偉等相關負責人和經辦人員食不甘、夜難寐。為了降低貸款利率,他們與多家銀行進行艱苦談判,從原來的基準利率上浮30%到最終確定基準利率,節約利息約4億元。 

在這個艱難而曲折的過程中,他們總結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百試不爽的“秘箋”:政府和企業各負其責,政府做好“裁判員”,協調督導征收、質量監管、協調等工作;企業做好“運動員”,負責項目投融資、設計、建設、運營維護。簡而言之,即讓“專業人干專業事”,投資效率明顯提高。 

PPP模式,從根本上改變長期以來單一以政府投入為主的水利投融資模式,使“一渠六河”由原來的“窒息的河流”變成“活力的河流”。 

2017年6月30日完成項目初步設計批復,7月4日完成監理單位招標,7月26日完成施工單位的招標……短短10個月,“一渠六河”工程項目進入實施階段。 

資金解決了,建設場地這條“攔路虎”接踵而至,虎視眈眈。 

征收工作,歷來被稱作“天下第一難”。 

“一渠六河”項目是典型的“線性”工程,征收范圍長達23.2公里,跨越5個市轄區,基本上都位于老城區,商戶、住戶、企業、機關交錯雜亂。這些主要為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建筑,密度大,基礎配套設施差,無證房和老舊房多,居住人員情況復雜。 

怎么辦?一渠六河工程指揮部立下軍令狀,要動真格、敢作為、服好務、解難題,兩個月必須完成征收工作。 

市轄五區在市紀委、市委市政府督查局、市征收辦、市水利局等相關單位的指導協調下,發揚“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斗、特別能忍耐、特別能奉獻”精神,以“走千家萬戶、說千言萬語、想千方百計、吃千辛萬苦”的作風,創造出“開封速度”。自依法組織簽訂房屋征收補償協議到工程開工建設,短短兩個多月,基本完成涉及5個市轄區2200多戶、建筑面積33萬平方米的征收任務。 

開封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盧志軍說,“市紀委監委堅持問題導向,靠前監督、全程監督,成立服務保障‘一渠六河’工作專班,強化督導檢查。征收工作如期完成,而且在征收過程中,探索出符合開封實際的激勵干部擔當作為、科學容錯糾錯的新方法新途徑。” 

更重要的是,其間沒有突破政策,沒有留下隱患,為全市其他項目征收積累了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在組織領導上“一盤棋”,實行“陽光征收”,變暗補為明補,一把尺子量到底;群眾搬得安心、走得舒心、安置放心;通過“串聯+并聯”合作機制,不斷理順核查、評估、搬遷、補償、安置工作流程,減少中間環節;“工作專班+強有力督導”,提前介入征收各環節,形成攻堅拔寨的征收合力。 

時光拉回到2017年8月12日。此時,“一渠六河”工程開工儀式現場,已確定3天后在順河回族區人民法院原址舉行。 

當時,該法院前后的房屋已經被征收,只有它還孤零零地“懸”著。該法院也有難言苦衷,由于不少案件都是線上立案,審理中搬遷帶來的問題太多。而在更多被征收戶眼中,它的存在彰顯的是一種公權。 

在一渠六河工程指揮部和順河回族區工作組的幫助下,該法院連夜行動,48小時內搬遷完畢,在租房地開始正常辦案。 

葛洲壩集團開封項目部經理周守國回憶起當時的情景說:“我8月12日到現場看到法院的房屋還在那里,對于3天后開工一點底氣也沒有。真沒想到,48個小時后,我們看到的是場光地凈。這樣的征收效率和速度,說明開封各級政府動員力量強、群眾素質高。” 

歲月靜好,總會有人在默默負重前行。以夢為馬,砥礪前行,不負韶華,只為讓群眾滿意、讓群眾放心、讓群眾的笑容更加燦爛! 

征收工作關鍵是暖人心、穩人心、安人心,把思想工作做在前、做上門、做到位。 

督導組和各區指揮部對征收工作采取的是“綜合施策、重點突破和各個擊破”。宋門關附近小商戶、破產企業眾多,工作特別難做。他們重點對一家燴面館和綠豆湯館“多管齊下”。經過多次做工作,兩家商戶終于答應搬遷。晚上11時許,商戶還不想關門,說是還有幾盤菜還沒賣完,時任市委市政府督查局副局長孫浩自己掏錢全給買下。 

他們鉚足勁,使出渾身解數,搶時間,趕進度。由于日夜連軸轉、不停工作,他們“煉”成“紅眼干部”“夜貓子干部”;因不歇氣地向群眾講政策、做工作,他們變成“啞嗓子干部”;因長時間照顧不了家人,他們成為“不稱職”的父母和兒女。 

順河回族區東護城河周邊棚戶區改造項目,是“一渠六河”工程的重要組成部分,征收范圍在東城墻以東、沿護城河道,南至羊市橋,北到明倫街,共需征收單位和居民1385戶、18萬平方米。他們成立南北兩個指揮部,時任順河回族區區長錢忠寶任指揮長,區領導倪凱、孫濤分別任常務副指揮長。自發布征收決定到全部完成征收,他們僅用65天,創下征收的“順河速度”,受到市委、市政府通報表揚。征收干部邵惠患重感冒,在醫院剛輸完液就趕到項目指揮部繼續工作。征收干部林娟的兒子做手術,兒子剛被推下手術臺,她就返回征收工作第一線。順河回族區的干部職工以最大的誠意獲得人民群眾的理解和支持,收到群眾自發送來的錦旗60余面。 

為迅速鋪開征收工作,禹王臺區從該區45個區直部門和單位抽調300余名干部充實到征收工作一線。在征收工作開始前,該項目指揮部通過多次摸底調查和論證將382戶被征收戶的情況詳細登記造冊,并將任務詳細分解,并按照“三清零”的包保機制,由各分包單位一包到底。 

禹王臺區委常委、區委辦主任,項目常務副指揮長韓書意,區政協副主席、副指揮長張斌經常“5+2”“白+黑”奮戰在拆除一線。該項目指揮部房源組組長王茂林,每晚9時都要帶領房源組的組員統計當天的房源信息等重要數據,經常忙到凌晨才回家。他的兒子即將舉行婚禮,他的妻子因病住院,但他沒有請一次假,依然堅守在征收工作一線。 

禹王臺區征收二組副組長鄧靜每天7時30分到指揮部,接下來的10多個小時里,“不是在群眾家里,就是在去群眾家里的路上”。3歲的女兒在周末沒人帶,鄧靜就抱著女兒入戶宣傳、做工作。禹王臺區征收五組成員魏紅嬌把自家100多平方米的房子騰出來當安置房,讓家住濱河中路21號的王秀榮感激得直點頭,當日就簽訂征收補償安置協議。禹王臺區征收七組副組長程慧增有兩個孩子,女兒3歲,兒子才半歲多。由于太忙,他經常連飯都吃不上,更是無暇照料孩子,程慧增便將孩子送到老家。一次,女兒看著視頻里的爸爸哇哇大哭,要他抱抱,程慧增頓時淚流滿面。然而關上視頻、擦干眼淚,年輕的程慧增又奔向群眾家里。 

………… 

省人大代表、中國銀行開封分行職工鄭春燕在視察“一渠六河”工程時感慨地說:“習總書記說過,只有奮斗的人生,才稱得上幸福人生。艱難困苦、玉汝于成,他們在艱苦奮斗中凈化了靈魂、磨礪了意志、堅定了信念。” 

“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一泓清水怎么來的?管出來的。對污水進河排放,開封市實行“零容忍”,鐵腕治污。 

在治污過程中,開封市總結出寶貴經驗:集河道清淤、河岸生態、生態修復、截污納管于一體進行綜合治理,改造完善排水管網、提升污水轉運處理能力,城管、水利、沿河基層政府聯動形成合力,健全監督和管理機制。 

圍繞一泓清水,采取倒逼機制,副市長黃玉國強調,要加強部門聯動,建立臺賬,誰的責任誰消化,倒逼城管、環保、水利以及沿河基層等部門、單位落實好河長制職責,開動腦筋,出主意、想辦法,解決難題。 

污染雖在河里,根源卻在岸上。截污是河道治理中難啃的硬骨頭。為從根本上改善和提升水環境質量,開封市全面打響水污染防治攻堅戰。 

這是一場異常艱巨的攻堅戰。他們在很短的時間內徹底封堵39個排污口、400個暗涵,完成截污納管8760米;利用頂管技術,在不破路的情況下新建一條2.7公里長的污水暗涵,直通東區污水處理廠,從源頭上解決河道污染問題。 

開封市城管局(城市綜合執法局)局長孔羽說,“看似平常江水里,蘊藏能量可驚天”。現在“一渠六河”人水相親、人水和諧的優美畫卷,是污水收集、運輸、處理能力提升的體現。 

僅管網排查,開封市城管部門就花費半年多,從主管網到次管網,再到背街小巷、小區管網,普查總里程超過460公里。改造完善排水管網,實施黃河大街、晉安路、宋城路、西環路、濱河路、建設路東段、新宋路、東京大道等道路的排水改造工程。 

實施東區和西區污水處理廠擴容工程、北區凈水廠建設工程、雨水泵站改造工程,通過臨時管道送污,改造污水管網,讓污水應入盡入管網,直送污水處理廠,治理達標再排放,構建水生態循環…… 

2019年4月的一天,在金耀路與西環路交叉口的污水泵站,為了檢驗污水處理效果,秦保強登上水塔,親手捧起池中水聞了聞說道:“讓一泓清水入城來,讓老百姓在家門口看到流水潺潺、魚翔淺底的景象,才叫還河于民,才對得起這幾年大家勠力同心的奮戰。”一席話,讓周圍的同志無不動容。 

靠著精益求精的精神,靠著持之以恒的韌勁,“一渠六河”工程通過清淤底泥、生態襯砌、抬升水位、污水截排、引入黃河活水,開封市生態得到重新恢復,尤其是四條護城河整治徹底走出屢治屢污的怪圈。 

2020年5月以來,開封市多次遭遇強對流天氣,但“一渠六河”工程經受住了考驗,河道過流能力明顯增強,沿河道路不再有積水。相對于工程建設這個“大巫”而言,治污只是“小巫”。 

“一渠六河”工程建設,并不是一路順暢。南護城河建設進展尤其緩慢,讓市民議論紛紛。該項目負責人柴建軍一臉委屈:“不是我們不想干,也不是我們不會干,更不是我們干不好。這個項目基礎工作太復雜、太纏手。” 

的確,“一渠六河”工程建設項目繁多,涉及景觀綠化、市政道路、管網橋梁、土方電氣等多項工程,而且時間要求緊、施工難度大、技術標準高。 

南護城河沿岸有十余條軍用、民用光纜,緊鄰居民住宅區;自來水、燃氣、熱力、電力等不同部門的管線密密麻麻、互相交織;部分管線產權單位不明,改遷難度特別大;汛期排洪、泵站排污頻率高,作業面多次被淹……這些問題,就像一個個“攔路虎”擺在大家面前。 

“遇事無難易,而勇于敢為。”困難愈大,激起的雄心愈大,迎難而進,知難而上。唯其艱難,才更顯勇毅。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千頭萬緒、紛繁復雜中,尤其需要把準脈搏,精準找到解決問題的突破口。 

工程指揮部在實踐探索的基礎上,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指揮、協調溝通機制:按照“標段責任化、責任數字化”要求,建立項目幫包工作臺賬,列出時間表、畫出路線圖,分別由指揮部、工程公司領導進行幫包;落實“一線工作法”,幫包領導每天赴工程項目建設現場督查調度,做到了解情況、出面協調、抓建設進度“三個到位”,及時協調解決存在的難點堵點問題;召開周例會、日例會,跟蹤指導,強力推進……

施工方有自己的“秘密武器”:加班加點,科學調度,倒推工期,做好項目分解,找出重點難點,安排專人負責;精確項目時間、目標,實施設計、施工同步穿插進行;增加人員配備,做好人員調配……只為一個目的:盡最大努力把進度趕上去。

東護城河宋都市場段,是整個河段施工的硬骨頭。這里河道狹窄,距離房屋近,商鋪云集,兩側障礙物多。從2017年8月到2019年8月,整整兩年,只有700米的河段,才完成1/3的施工量。為加快推進施工建設,落實“大干一百天、決戰通清水”,一渠六河工程指揮部優化宋都市場段設計方案,增設工法樁、鋼板樁,確保沿河房屋安全。同時,成立宋都市場工作專班,明確工作思路,制訂工作方案。郝振宇、馬紹君現場辦公,全力推進該河段建設。 

2020年年初,新冠疫情突如其來。因為疫情防控,葛洲壩集團項目部管理高層多為湖北人,無法按時歸隊指揮,使工程進度雪上加霜。 

負責督導東護城河的總經理馬紹君說:“實現‘一渠六河’五一前全線通清水,是市委、市政府向全市人民作出的莊嚴承諾,我們必須全力以赴,按時間節點完成既定目標。”他堅持每天兩次與遠在湖北的高管視頻通話,召開釘釘會議,保持密切溝通,最大限度減輕疫情影響。 

從開工至完工,揚塵治理陪伴全程。如何既保證揚塵治理效果,又確保工程進度?市委、市政府對此高度重視,在市委常委會上專題研究。市污染防治攻堅辦成立一渠六河專班,負責統籌協調環境問題,張國建、韓俊濤帶領人員現場指導、幫扶和督導。 

孤舉者難起,眾行者易趨。“一渠六河”的建設牽動全市人民的心。市人大常委會多次組織實地視察,市政協經常進行專題調研,各民主黨派時常監督,市民考察團現場查看……這一切,都成為“一渠六河”建設者的堅強后盾! 

市紀委、市委市政府督查局根據施工任務、時間節點等,始終緊盯施工進度,適時采取實地督查、晝督夜查、逐段核查等督查形式,有力推動了各項工作措施的落實、落地、落細,為“一渠六河”工程建設提供了有力保障。 

那段時間,時任市紀委常委康青選家里家外忙得“一團糟”,像個陀螺似的一直運轉。孩子面臨中考,愛人身體有病。他往往在夜里回家時上車就進入夢鄉,回到家反而時時驚醒。他的家屬嗔怪道,這是要把人嚇出神經病啊! 

孫浩、楊定興、馬紹君等,主動放棄節假日和雙休日,基本上是“五加二”“白加黑”,同建設者一起奮戰在第一線,為工程按期完工奏響最美的樂章。 

市委市政府督查局局長田風、市生態環境保護局局長劉建宏多次深入施工現場督導調研施工進度,協調解決問題。在協調渣土外運過程中,特別是在疫情防控期間,市委市政府督查局副局長張影、市建筑垃圾管理處處長張紅梅“巾幗不讓須眉”。天寒地凍的深夜,她們裹著綠大衣現場督導,協調相關部門,幫助出主意、想辦法,常常一待就是半夜甚至熬過通宵。為督促工程進度,楊安寶手電筒不離身,因為每天夜里他都要到工地上走走看看。工地上的人都開玩笑說,“你比項目管理人員都來得早、走得晚”。 

市交警部門立足本職,多措并舉,全力疏堵保通,保障施工車輛運輸,最大限度減少道路施工對群眾出行的影響。據市交警大隊副大隊長王毅安介紹,共拆掉7處交通信號燈,全靠民警手勢指揮,難度之大可想而知;根據實際交通情況,增設交通標志46個,施劃交通標線2250.2平方米、停車位759個,改裝隔離護欄12處……有力維護了停車秩序。 

“從總體規劃到宏觀定位,從工程建設到細節把握,大到每個節點的把控,小到一景一物的呈現,指揮部主要領導都親自把關、費盡心血。”回首該工程建設過程,董事長王付瑞歷歷如新,“兩年多來,領導們除了專題調研外,經常輕車簡從,見縫插針,查漏補缺。一有時間就來工地走走看看,了解建設進度,解決實際困難。” 

工程指揮部成員、專家、施工方等建立一個微信工作群,工程所用石材、樹木等,先在發貨地上傳工作群,大家對其質地、花色、型號、尺寸等“評頭論足”一番,全部同意才能發貨,稍有瑕疵或不符合要求均不予通過,既提高效率,又保證質量。 

在通水的最關鍵節點時,指揮部負責同志白天有時間,就到工地去;白天沒時間,就趁晚上去。大家徒步行進在坎坷不平的工地,每到一處,都要停一停、問一問,往往要走上七八公里。他們的共同愿望,就是還自然清流、還百姓碧波。 

2020年4月29日夜,注定是一個不眠之夜。按照要求,在全線通水的同時,要基本實現通路、通電、通綠化。為實現這一目標,1500多名建設者挑燈夜戰、額頭冒汗。 

4月30日,王付瑞的女兒王曉佳在微信上說:今天刷到“一渠六河”全線通清水的消息,給老爸打個電話,時長只有17秒,話只有一句,“忙著呢,沒空”。 

大家盯準同一個目標,堅持同一個信念,擔負同一種責任,同舟共濟,形成強大合力,解決一個個難題,總結一條條可以推廣的經驗,最終匯成滾滾的黃河水,綿綿不斷流入“一渠六河”,流到線裝古書,流成開封厚重的歷史與燦爛的未來! 

D01P0409(1708666)-20210126120017

【四】城河一體

如今的“一渠六河”,與經過精心修繕后的城墻交相輝映,故事講述傳奇,清流蘊含歷史,已融入開封人的生活,代表著這座城市最有韻味的一面,成為古都最具文化特色的名片和新地標。 

她訴說著與水為鄰、人水和諧的悠閑與靜謐,見證著開封生態文明建設的發展進程,敘述著開封實現生態修復與遺址保護有機融為一體的奇跡。 

宋朝經濟與文化教育繁榮,科技發展突飛猛進,政治開明廉潔。著名史學家陳寅恪有言:“華夏民族之文化,歷數千載之演進,造極于趙宋之世。”西方與日本史學界則認為,宋朝是中國歷史上的文藝復興與經濟革命時期。 

“開封講好五千年中華文明,離不開北宋東京城。北宋東京城的‘根’和‘魂’在黃河,而黃河就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根’和‘魂’。”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原所長、研究員劉慶柱說,“只有充分解讀‘根’和‘魂’的關系,才能充分解讀好家國、城、河的關系。”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護城河與城墻原為一體,共稱“城池”。開封古城自古水繞城、城抱水,護城河“城池相伴”格局已達千年,遠看“金鑲玉”,近看“玉鑲金”,水城一體,堪稱一絕。開封城中,一度街河并行、水深巷幽、汴梁水韻、風光無限。 

“一城宋韻半城水”。早在戰國時期,魏國國君梁惠王開鑿鴻溝,將黃河水沿汴河引入大梁城北。短短幾十年間,大梁成為水上交通樞紐、繁華之地。開封由此進入歷史上第一個興盛期,創造長達130年的繁華盛景。 

隋唐京杭大運河,將谷、洛二水引入黃河,讓已沉寂800年的開封重煥生機。因水之利,后梁、后晉、后漢、后周相繼定都開封。 

北宋時期,開封“四水貫都”。汴河、惠民河、廣濟河、金水河等主要運河水道,或繞城而行,或穿城而過,宛若玉帶,輻射四方。京杭大運河的汴河段,帶來北宋的盛世繁榮,孕育了上承漢唐、下啟明清的宋文化,達到中華民族文化發展的巔峰階段。一首“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頭”,道不盡開封的盛世繁華。 

開封地處黃河“豆腐腰”最脆弱位置,受黃河水患最重。據統計,歷史上黃河開封段決口338次,開封7次被黃河水淹沒毀城。黃河的泛濫,使原本勾連東西南北、四通八達的水系演變成獨立的“死水潭”,不復原本的流動靈性。 

時任開封市水利局局長許東升認為,“一渠六河”工程建設,是開封“治水思路的一次新突破”。除注重用工程措施、管理設施,讓河流安瀾、河水變清、景觀變美外,還注重歷史文化的挖掘與傳承,把黃河、古城、古都等文化元素鑲嵌進工程的各個方面,實現人文景觀與自然景觀有機結合,推動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 

“一渠六河”上橋梁眾多,祥云橋、太平橋、宣泰橋、通衢橋等15座橋梁,從開封漕運文化、宋詞文化中提取對應符號,呼喚開封的厚重歷史。文興橋、清暉橋、潤澤橋、游衍橋、嬋娟橋等18座橋梁,橋名取宋詞中的經典詩句,造型古樸自然,富有宋時意趣……這53座橋梁,一橋一景,花紋、雕刻、圖案、樣式全不雷同,搭配、造型、顏色、品種古樸大方,凝重沉穩,體現千年古城的厚重。 

“以前的開封城墻殘垣斷壁、低矮破敗,被棚戶區、非法建筑淹沒,周邊環境極差。現在的開封城墻顯現出來,巍峨高大。加上‘一渠六河’,四周更加亮麗,不但有靈性,也更有歷史的厚重感。”2021年新年伊始,來自北京的滿族姑娘梁艷艷,到開封參加黃河流域民族文化發展論壇時,對開封發生的巨大改變發出由衷贊嘆。 

如今,“一渠六河”工程同古城墻一起,形成“雙環抱城”,再現開封歷史上“水中有城,城中有水”的北方水城風貌;同古城墻和綠化帶一起,形成“三環抱城”;同道路、綠帶、廊道、城墻一起,形成“五環抱城”。 

“芳林新葉催陳葉,流水前波讓后波。”且隨我們的腳步,一睹“一渠六河”的芳容吧! 

西干渠位于開封西湖西北處。一渠活水潤古城,它是環城翡翠項鏈的串起者。水聲滔滔,碧林如海;色彩豐富,鳥鳴其間;“雖由人作,宛自天開”,讓人心曠神怡。 

風光秀美、自然天成的北護城河(澗水河)緊鄰東京大道,沿河共布置1個城市文化景點、3個古城關系節點、5處高校形象景觀和8處市民休閑節點。這里,河道曲折蜿蜒,西段沿河院校緊密相連,木臺簇擁,綠植萋萋,恬靜優美。東段綠帶密集,魚翔淺底,更有綠樹掩映古城墻,一派水清木華、生意盎然的景象…… 

“還似舊時游上苑,車如流水馬如龍。花月正春風。”詞帝雅居,緬懷的是以千古詞帝李煜為代表的開封文人。宋詞含蓄的美、熱烈的美、纖柔的美、哀婉的美、豪放的美、悲壯的美,穿越時空亙古不變,在千年之后的今天依舊生動。 

在北護城河畔,有10座四方形斗尖古亭、三座游廊、三座水榭,可供人們游玩、憩息。其屋脊線條流暢,飾畫古樸大方,工藝獨特,完全按照宋代“營造法式”打造,斗栱結構精巧,用榫卯巧妙銜接在一起,雖然沒有使用一枚釘子,卻穩巧有致。 

時任市委書記侯紅說,宋都古城作為中華文明的實證,是展現中國歷史文化頂峰宋文化的窗口,是研習歷史的基地。保護好這座古城和歷史遺跡,是每一代開封人“守土有責”的重要義務。 

東護城河緊鄰河南大學和千年鐵塔,從古至今都是開封文化的集重之地。這片土地,見證了一千多年科舉制度的終結,也目睹了新式高等教育的開端。 

“一渠六河”此段的定位是“古樸典雅的文化綠廊”。營造塔影留芳、桃李鴻儒、博古長青三大植物景觀風貌片區,實現一季一景、四季可賞的植物景觀;重點打造留芳園、行云園、塔影園、桃李園、鴻儒園和長青園6個文化特色主題園、一個書卷廣場,塑造開封歷史文化資源對外展示的窗口。 

留芳園位于東京大道和環城北路交叉口,是東護城河的名片。這里石船厚重精美,建筑雕梁畫棟;小路曲徑通幽,布局匠心獨運。駐足水畔船頭,對望角樓、鐵塔、城墻,三者形成“景觀金三角”,堪稱文化資源的經典。塔影園以塔影碧波為立意,猶如屹立千年古塔的影子,倒映在護城河碧波中。行云園通過疏通視線廊道,遠借鐵塔巍峨,增設廣場平臺,近臨東河波光潺潺,營造出行云幾度聚散、鐵塔依然巍峨的景象,引人懷古悠思。漫步月牙湖邊,水中的倒影干凈純澈;漫步綠道,徐徐的春風清新拂面;在這里一步一景,移步換景,宛如一道流動的亮麗風景線,讓人們恍若置身畫中。 

開封城歷來盛行讀書之風。宋太宗酷愛讀書,流傳成語“開卷有益”。河南大學明倫校區東門“開卷有益”書卷廣場,以具有文化彩色的中國卷軸為設計靈感,卷軸依次打開,形成河大東門門戶廣場,展現開封濃厚的書院文化。 

明倫街到海洋館,這段的風貌錯落有致,搭配協調,清水潤澤,云樹繞岸,綠草鋪地,群鳥鳴啼,讓人目不暇接。 

沿著一路繁花的公園綠道,到達“北宋風物”廣場。北宋廣場以橋—廣場—廊架—景觀置石形成一系列游覽的序列。銀杏、黃連木、白蠟、元寶楓、欒樹等,突出層林盡染、“水門留霞”的特色景觀。 

在汴京公園動物園外,一棵老柳樹惹人注目,盤根錯節,枝丫交錯,樹身斑駁。雖然已是冬日,青枝綠葉煥發的活力令人驚嘆。據說,當年慈禧太后和光緒帝從西安返回京師,路過開封,下榻于行宮角。太后和皇帝到今河南大學巡視甲辰恩科會試,心情大悅,遂植柳數株,以資紀念。這為古城保護留下鮮活的見證…… 

麗景門(舊宋門)曾是汴河大街的樞紐。“水門向晚茶商鬧,橋市通宵酒客行”。東護城河河道由直變彎,環抱宋門,配合景石隱喻昨日的甕城,沿岸局部設置水廊,駐足茶歇、對望城墻,可回想昔日的繁華。 

“漕運盛景”位于東護城河南端,以漕運主題收尾。船劃過水波,鋪裝材料以透水混凝土結合夜光材料和燈帶,結合古船造型雕塑,形成古與今的對話。 

“南風熏門,德如泉涌。”南護城河以“德如泉涌、平天下之心”,對接城門,呼應服務百姓的主題。南護城河與城墻隔路相望,歷史上曾見證多次戰爭,主要展現開封百折不撓的精神傳承。其定位為“色帶交織的門戶綠帶”,提供色彩繽紛的休閑空間。 

在小南門橋西,有一組情景雕塑,剪影惟妙惟肖。駿馬飛奔,生動講述馮玉祥騎馬從小南門入汴京、開啟 “禁毒禁奢”清廉之風的故事。 

五一路以西,種植池臺地,菊花花瓣圖案交疊,氣勢如虹的帶狀植物景觀,以黃色基調為主,填充多品種菊花,并以成排櫻花作為背景,形成春時爛漫、秋時茂美,渲染金黃絢爛、水波菊影的“菊臺金波”盛景。 

西護城河記錄了開封從戰國大梁城、唐、宋、金直到現代的所有歷史印跡,是開封城池歷史發展的薈萃之地。西護城河中段有一組原木古建筑群,建筑樣式為經典的懸山和歇山式,處處透著渾樸,一如宋代器物的恬靜古雅,讓人倍感親近。水心亭坐落在淺灘里,與現代科技結合形成瀑布效果,既古典又現代…… 

穿過開敞的亭廊水榭,來到“夏朝印記”景點。這里以夏朝古風為主題,通過特色石雕景墻、夏字地雕等形式,再現夏朝的歷史文化。 

在西護城河與利汴河的交叉口,河道漸寬,視野開闊,杏梅春館,紅梅、杏花等早春植物密植,水榭、亭廊環繞,靜水池中紅魚、荷花,動態的假山跌水,演繹“宋式美學生活”。 

花瓣廣場,通過花瓣的形式呼應周邊成片的櫻花、海棠林,共同展現春日櫻花浪漫、海棠紛飛的景象。這里水系寬闊,文士相聚雅集,飲酒賦詩,“燒香點茶,掛畫插花”,最具藝術生活場景。 

利汴河,地被及花灌木,層次變化多端,“隋堤煙柳”之景重現;惠濟河,綠草萋萋、蒹葭蒼蒼,岸邊密布木棧道,大片水生植物相伴,河水可親、可近、可游(玩)、可看…… 

“一渠六河”的詩情畫意,一河一主題,一廊一故事,一段一景觀,令人陶醉。“一渠六河”工程鑲嵌的文化元素,讓開封人“望見城墻、看見清水、記住鄉愁”,也讓“一渠六河”成為這座城市最具魅力的景觀帶。 

開封市原建委副主任宋喜信說,“一渠六河”連接黃河與城區,從黑臭水體治理,到水系貫通,完善了古城格局,“一城一墻”“一城一河”,環境品質提升。“六河”與“四水貫都”承前啟后,水流不枯,路徑現由有別,但勢在形在,與城市關系千年如一。

downLoad-20200609164715

【五】流光溢彩

如果說樹木是城市的“氧吧”、燈光是城市的“眼睛”,那么,夜間照耀河水的燈火便是明眸善睞的“慧眼”。 

“白天看景,晚上看燈”,“一渠六河”建設者提高燈光環境和夜景品質,通過燈光傳遞動靜相宜、剛柔相濟、包羅萬象的開封古城精神,努力打造城市亮化“夜色名片”。 

“琪樹明霞五鳳樓,夷門自古帝王州。”“五貫通”把詩情畫意潑灑古城,高標準的亮化工程更加流光溢彩。 

沿著河岸線優美的曲線展開,水面景觀倒影形成一幅幅美麗畫面,令人仿佛置身于仙境之中。各式彩燈打扮著開封迷人的夜空,讓這座既古老而又現代化的城市,在夜色中縱情地展現著綽約風韻…… 

繁華璀璨、鮮活生動的“夜開封”,正成為滿足人民美好生活需求的生動注腳。 

河南大學明倫校區東門外的詩云書社社長陳堯夫婦說,“以往到晚上,這里除街上路燈亮,其他地方一片黢黑。現在璀璨的燈光,把開封這座城市映照得如詩如畫。我們每天晚飯后都要到東護城河溜達一圈,眼見著水變清、岸變綠、景變美,心情格外舒暢”。 

城市的照明亮化工程,是展現城市活力與繁華的一張名片,是彰顯城市文明與社會民生的一道亮麗風景線。 

開封古城的夜風景,有歷史的因子,自千年前的北宋逶迤而來…… 

公元965年4月13日,宋太祖詔開封府:“令京城夜市至三鼓已來,不得禁止。”從這一天開始,開封點亮穿越時空的城市之光,開啟中國夜市的先河。 

那時的開封城,徹夜不眠,燈火通明,繡戶珠簾中飄蕩著管弦絲竹,彌漫著盛世之音;那時的開封城,“富麗天下無”,一紙《清明上河圖》長卷的瑰麗,讓后人無限憧憬。 

“梁園歌舞足風流,美酒如刀解斷愁。憶得少年多樂事,夜深燈火上樊樓”“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燈火闌珊燭影深,長河漸落曉星辰”……古城開封的夜色多姿而多彩,讓每個人在繁華中感受到溫馨。 

夜月笙歌,東京夢華,清明河上幾筆畫。而今,“一渠六河”的夜景照明亮化,打造出又一個璀璨奪目的“一渠六河”。 

“一渠六河”亮化工程,塑造人、水、綠植、建筑多位一體的夜景形象,營造了開封夜晚的“寧靜美、和諧美、平安美”,實現社會效益、經濟效益、生態效益的共贏。 

夜色朦朧,涼風習習,游人如簇。市民們伴隨著美妙的音樂,輕歌曼舞在華燈閃爍的游園中,盡情享受著城市夜間美麗迷人的景色,一幅美麗、現代、和諧的畫卷呈現在世人面前。 

據開封市照明管理處處長徐玉勝介紹,“一渠六河”在做好照明亮化的過程中,完善了基礎照明的布局和亮化設施的人性化、節能化、互動化設計,做到了照明亮化的分級管理。 

“一渠六河”的照明亮化,提高市民游客夜間活動的安全感與觀賞性,增加開封市環境保護帶,又為開封市民提供很好的休閑場地。 

西護城河的“亮”,在于藝術與自然結合之美。這里為“商景交融的城市花園”,呈現郊野風格。古色古香的水心亭系列古建筑,與淺水區、灘區的菖蒲、蘆葦、柳枝稷等植物自然協調,與大小花瓣廣場相互輝映,在可調可控、可亮可幽的燈光效果下,變幻出動態的夜河之美,層次豐富,美輪美奐。 

南護城河的“亮”,河岸線優美的曲線展開,水面景觀倒影形成一幅幅美麗畫面。溫暖的燈光,勾勒出不同風格的建筑。那穿河而過的橋梁,一線連起,似彎月垂虹,富有生動的美感。 

北護城河的“亮”,在于水波與光影的交互之美。這里照明基礎比較完善,庭院燈和草坪燈布局合理。在河道、廣場、綠地和回廊設置有洗墻燈、投光燈、抱樹燈、線條燈,將路、水、橋、樹結合光影,使人、光、景觀產生互動。照明采用先進的霧森加激光投影的照明手法,如夢如幻、亦真亦假,仿佛置于仙境之中。 

東護城河的“亮”,在于歷史與文化的融合之美。夜幕降臨,城墻、河道、樹木、燈、居民樓宇,鱗次櫛比,縱橫交錯,華燈齊放,燈影閃爍,如海市蜃樓,似人間仙境,讓人流連忘返!一個個富有立體感的光的環線,高低錯落有致,明暗遙相呼應,一派“火樹銀花不夜天”的盛景。 

“一渠六河” 既是文化展示環,也是商旅經濟環,通過發展水岸經濟,將商業與傳統院落與園林景觀相結合,提供優雅閑適的環境,設立主題餐廳、茶室、酒吧、咖啡廳、創意商鋪、主題會館,滿足吃、游、購、娛等各項需求。 

千年以來,開封歷經滄桑巨變,但這美妙、繁華的夜生活卻恒久未變。如今的開封城,百姓依舊享受著豐富多彩的夜生活,收獲著滿滿的幸福。 

“夜經濟”已成為積極擴大就業、激發消費活力、拉動經濟增長、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載體。夜晚時間繼續“拉長”,夜間活動內容更加豐富多彩,由“夜經濟”塑造的消費模式、生活方式讓夜間生活有全新的“打開方式”,更能秀出“一渠六河”新活力。 

“以前這里商戶多,人流量很大,但是環境太差,很少有人愿意停留。”東護城河宋都市場段東側一家雜貨店的女老板說,“現在這里的河道和沿河立面已經改造完成,環境好多了。燈亮,風暖,每晚來這邊散步的人多了很多,效益比從前好了很多。” 

一座舒心宜居的城市,最重要的底色是民心。 

開封“一渠六河”將黃河生態廊道與城市水系貫通起來,以黃河文化為引領,以生態資源為依托,強化全域規劃,深度整合古城、水系、生態等元素,以文為魂、以水為脈,串珠成鏈,打造了獨具魅力的生態之城、文化名城。 

downLoad-20200609164928

【六】回望初心

回望,是為了銘記一路走來的足跡,是為了凝視當下遼闊厚重的土地,是為了眺望遠方璀璨奪目的未來。 

“一渠六河”建設者走過艱難險阻、蹚過重重關隘,仍不忘來時的路,頻頻回首初心,問計于群眾、問計于百姓,不斷提升標準,打造百年工程,使之在歷史的長河里留下不朽的光芒。 

2018年9月10日,驚艷、震撼的“一渠六河”總體效果圖首次亮相,頓時燃亮人們的眼球。一幅幅美不勝收的畫面,勾起開封人對“一渠六河”的熱切期盼。一時間,叫好聲、贊揚聲不絕于耳,成為公眾關注的熱點。 

“一渠六河”的建設初衷,是開封全城形成“水、綠、城”為一體的濱河景觀帶,再現歷史上“水中有城,城中有水”的城河一體盛景。 

信步而行,宋風浩蕩,宋韻滿眼。河如飄帶,綠草如茵,樹木成行,小橋流水,目光所至皆為美景。河道曲蜿流暢,景觀絢麗多姿,宋風古建筑群鱗次櫛比,移步換景,讓人恍若置身畫中,仿佛回到千年前盛世繁華的宋朝,人水和諧、生態共接的美好畫面已經呈現,獲得好贊連連。 

“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真正的智慧源于群眾。在建設的每一個重要節點,工程指揮部都要通過媒體、互聯網等途徑廣泛征求公眾意見,并認真梳理,制定整改措施。 

“一渠六河”向市民開放后,指揮部與轄區政府、辦事處、社區,聯合開展護城河大清潔行動,再次發出關于向廣大市民征求對“一渠六河”提升意見的公開信。其原則是: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堅持民有所呼、我有所應,進一步增強人民工程為人民的意識。其主要內容是:圍繞“百年工程、生態工程、民生工程、幸福工程”的總體要求,聚焦工程綠化、園建、濱岸治理、亮化、商業價值開發等方面,突出代表性、廣泛性和細節,重點征集廣大人民群眾最需要、最關注的方面。 

對照“還河于民”的主題理念和設計初衷,他們進一步完善工程細節,堅持以質量第一為價值導向,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更多、更直接、更實在地增強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指揮部負責人調研“一渠六河”工程建設提升工作時經常強調,要“問計于民”,傾聽群眾呼聲,正視群眾意見,真正做到“還河于民”。 

3年多來,到“一渠六河”的市民考察團和市直單位觀摩團20多期。南護城河一度因管線遷改進展緩慢,多位市民曾偷偷問馬紹君是不是因缺少資金停滯。他們得知真正的原因后,不禁喜上眉梢,“我們回去就大力宣傳,‘一渠六河’工程建設不缺錢,不會成為半拉子工程”。 

“一渠六河”全線貫通后,汴京公園西側一直“腸梗阻”,市領導內心牽掛,群眾意見很大。汴京公園也有自己的“難言之隱”。這一段城墻緊挨動物園,貫通后來來往往的行人會驚擾大型動物,造成無法預料的后果。指揮部、市規劃局、公園、施工方多次論證,找出解決辦法,除在臨動物園側安裝柵欄、隔音設備外,將老虎等大型動物的籠子也略作遷移,盡量遠離步行通道,實現了“一舉多贏”。 

這短短的幾百米通道,花費100多萬元。 

黨的十九大代表、通許縣長智鎮岳寨村黨支部書記于來政經常到開封,這一年多來,每次來都有新的感受。他說,護城河貫通,古城墻貫通,內環路貫通,通路通水更通心。只要群眾有幸福感、獲得感,錢花得再多也值得。 

問計于民,既是一種智慧,也是一種擔當。“一渠六河”的建設充分考慮到群眾的出行、休閑、健身、娛樂等方面,修建159處廣場,鋪設園路41千米、綠道39千米,建設有3個籃球場、2個足球場、2個羽毛球場,安裝各類健身器材188個,修建公廁24處,還設有書吧和繳費網點。 

眼下的“一渠六河”濱河綠道色彩斑斕,草花色塊繽紛,配有連續彩色瀝青砼跑道,是市民娛樂健身休閑好去處。 

300米見綠,500米入園。開門見景,推窗見綠,出門滿眼春。著眼“西強、北美、東興、南融、中保”,一座生態良好、環境怡人、魅力彰顯的開封城正展現在世人面前。 

“‘一渠六河’工程綠化面積4000多畝,這個數字很具體也很抽象。百聞不如一見,走一走看一看,才會發現,老百姓的夢想成真,頂層設計的還河于民已成為現實中的歡聲笑語。”全國人大代表、通許縣村醫馬文芳實地考察后興奮地說。 

術業有專攻。由水利、園林、綠化、建筑等方面專家擔綱的“挑毛病、找差距”專家團,每天深入一線“挑毛病”,對質量安全、綠化、亮化、建筑建設等全方位把脈問診。 

在專家的建議下,“一渠六河”工程統籌推進水、城、田、園、林、路等綜合治理和提升,著力實現“水清、岸綠、路暢、惠民”目標。將海綿城市理念貫穿建設全過程,生態治理系統施策,從河道治理、兩岸截污、污水處理到水生態修復、景觀建設,全線統籌推進。遵循生態優先的原則,在河道生態治理的基礎上,結合海綿城市“滲、滯、凈”的技術手段,在河道形態設計上盡可能豐富河流形態,以“滯”留雨洪水;駁岸和鋪裝形式上以透水性材料為主,以“滲”透雨洪水;植物營造和生態修復上水岸結合、四季常綠,以“凈”化雨洪水。除了駁岸和景觀,“一渠六河”工程沿岸的配套建筑,最大限度體現節約資源、保護環境、減少污染、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理念。 

如今,清澈的黃河水、蜿蜓曲折的河岸、怡人的景色,構成“一渠六河”獨特的風光;潺潺流水和綠岸美景,構成動靜結合的美學意蘊。黃河充足的水源補充,保障了工程河道的水體規模、水體循環和水體自凈,水面開闊、水體充沛且具備循環自凈功能的健康河流。 

據開封市園林綠化處專家、高級園藝師蔣學習介紹,“一渠六河”河道中種植千屈菜、睡蓮、荷花、再力花、美人蕉等水生植物,展現生機盎然的濕地景觀,增強了水體的自凈能力,消除或減輕水體污染。生態島以蘆葦為主,點植楓楊和重陽木,展現了河段生態野趣。 

水清岸綠,既是開封人對水環境的尊崇和呵護,又折射出開封創新發展的理念。 

“一渠六河”工程建有親水平臺148處,水榭、游廊481米,將人工環境與自然環境和諧相融,增強水域空間的開放性、可達性和親水性,臨水觀景、休閑娛樂的濱水空間,與生態綠帶相映成趣。 

告別棚戶區,住上新樓房。原先的沿河居民已率先分享“一渠六河”治理的紅利,過上越來越幸福的生活。 

“一個重點項目,繪制出北方水城的美好藍圖;一項民生工程,承載著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希冀;一項中心工作,彰顯著黨員的責任擔當。 在‘一渠六河’工程建設扎實推進的背后,是一面鮮艷的黨旗引領方向、篤定初心;一座堅強堡壘遮風擋雨、守護安寧;一群黨員先鋒默默堅守、沖鋒在前。”開封市委書記高建軍如是說。 

downLoad-20200609164715

【七】寫在后面

“風翻白浪花千片,雁點青天字一行。”碧水環城,人水共生。開封這座黃河明珠、千年古都,正用“一渠六河”的生動實踐,講好黃河故事,傳承黃河文化,讓習近平總書記在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講話精神在開封落地生根、開花結果。 

而今,歷經3年多的“一渠六河”已經勝利完工,成為開封人民的幸福河。再回首,汗還在,笑依然!這里的每一座橋、每一棵草、每一朵花、每一滴水,都會讓人回憶,都會讓人感動,都會讓人銘心刻骨,都會讓人難以忘懷。 

“不要人夸顏色好,只留清氣滿乾坤。”“一渠六河”凝聚著開封黨員干部建功立業、艱苦奮斗、無私奉獻的作風,體現著開封廣大群眾明事理、曉大義、舍小家、為大家的精神,表達著開封人民敢于擔當、知難而上、負重前行的意志。這些作風,這些精神,這些意志,都會成為開封人民的寶貴財富,且行穩而致遠,歷久而彌新! 

岸綠景美碧水流,千年古城入畫來,又一幅《清明上河圖》徐徐展開。如今的開封,水與人、水與城、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生產空間、生活空間、生態空間互利共榮。水清可漁、岸河可憩;景美可娛、業態可商;傍水而居、人水和諧。勤勞淳樸的開封人民,必將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好這條生命之源,讓清水綠岸、魚翔淺底的盛景縈繞古城,讓潺潺流淌、奔騰不息的黃河水留在心間。 

“潮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此時的開封,正舉全市之力,搶抓機遇,高奏著新時代“黃河大合唱”的最強音,延續著“黃河明珠”的歷史文脈。展望未來,開封將以“綠我涓滴”匯“千頃澄碧”的韌勁和毅力,答好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這份答卷,成為踐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落實重大國家戰略規劃的光輝典范!

以上均為資料圖片


責任編輯:劉薇薇
pk10预测软件